• <blockquote id="6agqq"><blockquote id="6agqq"></blockquote></blockquote>
  • <xmp id="6agqq">

    男子研究生畢業來杭做IT,網貸欠下百萬!父親湊了近80萬還債,他卻突然失蹤

    章玉曾是章家的驕傲,從安徽樅陽一個普通農村家庭走出來的他,上大學,讀研,到杭州后,找了份工資不錯的IT工作。
    但兩年前,家人發現他聯系不上了。4月14日,62歲的父親章傳宗找到快找人,想找他失聯的兒子。


    章玉出生于1987年,在家排行老大,還有一個弟弟比他小3歲,從小,章玉學習好,人老實,“有什么事情都跟我們說的”,章傳宗說。

    章玉在安徽讀完大學后,先在老家找了份工作,后來考研,“考了3次”,最后考上了一所985、211雙一流大學的研究生,讀電子相關專業。

    4年多前,2017年,研究生畢業后,章玉到了杭州,“說找到工作了,做IT”,章傳宗說兒子告訴他,公司工資待遇不錯,有一萬多一個月,章傳宗沒去過兒子單位,只是聽兒子說,“公司離網易那邊很近”。

    眼看著兩個兒子都成年了,章家夫婦倆操勞大半生的心也漸漸安穩下來,盼著兒子早點成家,他們也好抱孫子。

    但平靜的生活在2018年上半年被打破了。


    章傳宗開始接到陌生的短信,都是催債還錢的,欠款人名字是章玉。

    “剛開始問他,他沒講“,夫妻倆急啊,帶上小兒子一起趕到杭州。

    找到章玉,”當時他住在火車東站一個小區,租的房子“,章傳宗這才從兒子那得知,“他在網上貸款借錢,問他借了多少,他說借了100多萬”。

    當時,夫妻倆傻眼了,這么多錢,怎么去還?!皢査降诪槭裁匆柽@么多錢,他也不說”。也是這次,章傳宗得知兒子之前那份工作沒在做了,“拉他去單位他死活不肯去”。

    兩位老人想著兒子已經犯錯也知錯了,“他跟我們保證以后再也不借了”,他們想著幫兒子一把,挺過去,以后好好過日子。

    夫婦倆回去后,拿出辛苦攢下的積蓄,章家夫婦養大兩個兒子不容易,這些積蓄也都是靠幫人打零工,做點小生意、在義烏收過廢品等積攢下來的。

    每次,章傳宗都把錢打給兒子,“讓他再給我發付款憑證”,章傳宗就勾掉一筆,“十多個平臺,每個平臺有的一兩千,有的幾百”。

    很快,夫妻倆積蓄沒了,可債務還是不夠還,他們就去跟親戚朋友借,七湊八湊的,幫兒子總共還掉了七八十萬元,夫妻倆也沒地方借錢了,跟兒子說,讓他好好工作,“我們想,他一個月一萬多,這樣工作兩三年,也差不多可以還清了”。

    2019年9月,章傳宗從兒子那得知,兒子找了份新工作,還給他發來了入職通知書圖片,錄用通知書圖片,章傳宗至今保存在手機里,從這份入職OFFER上看,是杭州一家著名的互聯網公司。

    但老人不確定兒子現在有沒有在這家公司上班,快找人目前也無法確定章玉是否在該公司。

    2019年過年時,章玉說自己還有些錢還不上,“我沒錢了”,這次,章傳宗拿不出多的,給兒子轉了幾百元。

    這之后,章傳宗給兒子發微信,石沉大海,打電話,無人接聽。

    兒子沒音訊,家人的日子也好不過。

    2018年過年時,兒子同學找上門,說欠了他2萬多元,夫妻倆替他還了。

    因為欠了親戚朋友的債,去年3月,章傳宗想養鴨子賺點錢去還債,養鴨時,和人起了糾紛,對方摔倒了,報了警,醫生說肋骨斷了,章傳宗也在糾紛中受傷,得了腦梗,住進了醫院,還吃了官司……

    因為沒錢治療,章傳宗在家自己做康復;老伴因為家里連續出事,一直哭,現在眼睛哭得看不見了。

    去年,章玉弟弟談了個對象,想結婚,女方家里嫌章家欠債,最后婚沒結成……

    去年7月,章傳宗給兒子發信息,語氣里有責怪,又怕語氣太重在,字里行間是一個父親的無奈、還有希望:

    “父母有特大困難的時候,你都無動于衷……”

    “父母被你坑死了……”

    “不管有多大事,哪怕天大的事,也要接電話,把話說清……”

    畢竟是自己兒子,還是牽掛。

    過年前,章傳宗又給兒子發微信:

    “現在連我看病也借不到錢了,我們是含著淚水度日的,孩子,你醒醒吧,看一眼你的母親,她最苦了,又不能向外說,只能埋在心里……”?“為了過年,你媽硬是帶著我在廠里鋸板子,一天只掙一百多元。別人還不要我們,我們求人家收下我們干幾天活……”

    我們不怪你,只要你回頭就好,過年有只言片語我們也心滿意足”……


    從小年夜到初一,章傳宗連著給兒子發各種祝福視頻,但均無反應,他說自己這么做,是“想感化兒子”……事實上,老人這個年過得并不好,過年前,老人之前借錢的親戚生病要做手術來催還款,章傳宗東拼西湊了兩萬先還了過去,覺得很歉疚,跟人道歉,“我在想辦法,我今年兩個人都沒出門了,況且我生病了,盡量給你借,你放心,你的錢我第一個給你還上……”?4月13日一早,章傳宗在家呆不住了,從安徽樅陽坐了6個小時的長途車趕到杭州來找兒子。到北站下車后,他先找到祥符派出所,派出所民警了解情況后,幫他查詢發現,他兒子曾在蕭山那邊出現過。章傳宗又趕到蕭山,找到市北派出所,但派出所無法進一步找到與章玉有關的線索。

    章傳宗在外面過了一晚,他也跟兒子發圖片,想告訴兒子自己來找他了,但沒有反應。

    第二天下午,他找到快找人,記者見到他時,他拎著兩只包,包里還有他兒子讀書時的筆記本,怕老人中午沒吃飯,給他買了兩只面包,他客氣著,后來看他狼吞虎咽的,問了果是沒吃午飯,可能是為了省錢吧。

    后來我勸他先回家,送他去地鐵站,讓他搭地鐵去火車東站,路上,我才發現老人走路一瘸一瘸的,走起來很慢,可火車東站沒到樅陽的火車,他在火車站將就了一夜,第二天一早又趕到汽車北站坐長途車回去了。
    “ 我是怕他進傳銷了,怕他學壞了,我想告訴他,過去的就過去了,沒什么過不去的,哪怕你跟我回家種田,也要學好”。

    文章來源于網絡,不代表信用之家立場:http://www.tagomanosa.com/440.html

    国产学生拍在线视频播放,2020最新无码国产在线视频,JAPANESE国产在线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