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blockquote id="6agqq"><blockquote id="6agqq"></blockquote></blockquote>
  • <xmp id="6agqq">

    上海P2P金銀貓實控人被判無期,非法集資121億余元!

    4月20日,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(下稱“上海一中院”)依法公開宣判一樁P2P非法集資案,涉案公司運營平臺即為幾年前頗有名氣的理財平臺金銀貓。

    作為金銀貓實際控制人的張林海,被上海一中院以集資詐騙罪、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合并判處無期徒刑,剝奪政治權利終身,并處罰金人民幣5500萬元(以下所涉幣種相同)。其余人員分別被判處6至13年有期徒刑,罰金10萬元至1000萬元不等的刑罰。
    記者了解到,當前P2P在營機構實現清零,存量風險得到有序壓降,但是后續還存在存量風險處置工作。對此,探普學堂創始人Hanson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,P2P是非法集資的一種形式,但不是唯一形式。當前的存量風險源于對剛性兌付依賴而形成的歷史包袱。P2P行業散步在全國各地,時至今日有些被清理出局,有些則變身成為財富公司,依舊繼續展業。所以,P2P行業雖然清零,但“余孽”尚在。如果不能在根源上徹底斬斷,勢必使得非法集資演化成更多的形式和結構,讓監管和排雷工作更加困難、成本更高、代價更大。

    4月20日,上海一中院依法公開宣判被告人徐國軍、張林海、鄭曉秋、金齊浩、臧傳焱集資詐騙、非法吸收公眾存款、危險駕駛一案。
    以集資詐騙罪、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合并判處張林海無期徒刑,剝奪政治權利終身,并處罰金人民幣5500萬元;以集資詐騙罪、危險駕駛罪合并判處金齊浩有期徒刑8年,并處罰金20萬元;以集資詐騙罪分別判處徐國軍、鄭曉秋、臧傳焱有期徒刑13至6年,并處罰金1000萬元至10萬元不等的刑罰。
    經法院審理查明,2013年9月起,徐國軍采用注冊、收購、合作等方法先后實際控制上海金銀貓金融服務有限公司等公司,在線上設立“金銀貓”平臺,在線下開設實體店,公開宣傳各類理財產品,向社會公眾非法募集資金。

    2017年1月,張林海采用代償存量標的方式從徐國軍處受讓金銀貓公司,指使被告人鄭曉秋、金齊浩、臧傳焱等人延續部分經營模式,繼續非法募集資金。經審計,自2013年11月至2018年7月,金銀貓公司共計非法募集資金121億余元,造成4萬余名被害人經濟損失17億余元。
    而這并不是張林海唯一的犯罪事實。2016年8月至2017年4月間,張林海以實際控制的深圳一點投互聯網金融服務有限公司(下稱“一點投公司”)名義,設立源海金服互聯網P2P借貸平臺,公開宣傳各類理財產品,向社會公眾非法募集資金。經審計,一點投公司共計非法吸收公眾存款2億余元。
    上海一中院認為,上述人員的集資詐騙行為給被害人造成特別重大的經濟損失,嚴重破壞國家金融秩序,結合該案事實、性質、情節和社會危害程度,依法作出上述判決。

    P2P“余孽”尚存

    公開資料顯示,金銀貓是上海金銀貓金融服務有限公司運營的網貸平臺,公司成立于2013年9月,注冊資本3000萬元,法人代表為鄭曉秋。該公司以票據貸為主營業務,曾號稱是國內第一家互聯網票據理財平臺。
    2018年7月18日,成立近五年的百億P2P平臺金銀貓發布清盤公告,稱因近期網貸行業生存環境惡化,投資者信心不足,資金流出劇增,部分投資人還款意愿喪失以及還款能力不足,給金銀貓經營造成重大影響,流動性幾近枯竭,公司決定良性退出網貸行業,并承諾不跑路、不失聯,及時追回欠款,兩年內分批次兌付給所有投資人。同年7月26日,上海市公安局浦東分局官方微信號“警民直通車浦東”發布通報稱,金銀貓法人鄭某已于7月18日向上海警方自首,對此,上海警方迅速立案偵查。
    2019年11月25日,上海一中院對被告人徐國軍、張林海、鄭曉秋、金齊浩、臧傳焱集資詐騙以及金齊浩危險駕駛一案一審公開開庭審理。2021年4月20日,上海金銀貓案終于迎來了宣判。
    作為互聯網金融的一個重要子品類,P2P網貸平臺在2015年迎來爆發式增長,全年交易額突破萬億元大關。網貸專項整治工作開展以來,累計已有近5000家機構退出,到2020年11月中旬,在營P2P機構數量完全歸零。記者了解到,當前P2P在營機構實現清零,存量風險得到有序壓降,但是后續還存在存量風險處置工作。

    “P2P是非法集資的一種形式,但不是唯一形式。當前的存量風險源于對剛性兌付依賴而形成的歷史包袱。P2P行業散步在全國各地,時至今日有些被清理出局,有些則變身成為財富公司,依舊繼續展業。其中最主要的產品形式就是金交所的定融計劃以及收益權轉讓計劃。自從2018年大資管新規之后,明股實債類的私募股權基金備案受阻,大部分非法集資由原先的P2P、股權基金轉變成了金交所,這些產品在近兩年陸續爆雷,形成了一定的風險和風波?!碧狡諏W堂創始人Hanson受訪時指出。
    Hanson認為,目前非法集資的產品形態只剩下最后兩個,第一是金交所的備案產品;第二是不進行任何備案的產品,依舊留有不小的余量。P2P行業雖然清零,但“余孽”尚在。如果不能在根源上徹底斬斷,勢必使得非法集資演化成更多的形式和結構,讓監管和排雷工作更加困難、成本更高、代價更大。

    3加大正常退出P2P機構風險化解力度

    近期,央行,銀保監會多次就P2P問題發話,銀保監會普惠金融部副主任丁曉芳4月16日在銀保監會新聞發布會上介紹,后續要做好存量風險處置工作,主要從三方面努力。
    一是加大正常退出機構風險化解的力度。首先,加強監測,防止存量機構出現違規展業的情況。其次,創新工作方法,加大資產處置的力度,綜合運用多種方式提高出借人的清償率,特別要壓實各大網貸平臺主體責任。同時,監管部門正在加快推動更多網貸機構接入征信系統,加大失信懲戒力度,嚴厲打擊惡意逃廢債行為。

    二是依法加快刑事立案的機構資產處置的力度。協調公安、司法等部門加大涉案資產追繳處置的統籌力度,提升案件偵辦和審判的效率,做到陽光辦案,積極地回應出借人的關切。
    三是著力健全網貸風險監管的長效機制。一方面對存量的退出機構加強監測,同時防止新出現P2P類似的機構;另一方面,在立法層面,有關部門正在推動相關立法,從制度建設方面不斷健全監管長效機制。

    Hanson則表示,存量風險處置工作中有幾個癥結:

    第一是央地關系的博弈。監管的文件出自頂層,而監管的執行需要基層出力。金交所的背后是地方行政單位,考慮到一些錯綜復雜的關系,使得金交所的清整工作無法徹底進行。往往是壓掉一批,新出一批;

    第二是風險的預警,非法集資不能以簡單的刑事層面威懾,需要更多的前置管理。在非法集資成型之前掐斷,才能將損失和風險降到最低;

    第三是投資者教育,這是長治久安的基石,投資人能夠養成正確的財富觀和投資理念,能夠幫助他們避開更多的陷阱,這樣百姓的財富才能得到長期穩定的增長。

    P2P風險整治應慎終如始、久久為功?!币晃唤鹑谙到y業內人士武強 (化名)告訴記者,加快存量風險處置與投資者合法權益保護并舉;加大正常退出機構風險化解的力度,綜合運用多種方式提高出借人的清償率,特別要壓實各大網貸平臺主體責任;健全涉案機構處置工作機制,加大審計審查力度,全面查實案情,對涉案人員違法所得開展追繳,并進一步探挖其他財產線索,確保應追盡追;加大對借款人惡意逃廢債行為的懲戒力度,督促其償還借款。同時,要做好出借人上訪維穩工作,正面宣傳國家相關法律法規和政策,引導群眾依法理性維權。

    文章來源于網絡,不代表信用之家立場:http://www.tagomanosa.com/426.html

    国产学生拍在线视频播放,2020最新无码国产在线视频,JAPANESE国产在线看